-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黑花】体面-9

解雨臣头晕得很,没吃什么饭,现在胃里烧着难受。
他的头靠在黑瞎子的颈窝里,可以闻到黑瞎子常用的雪松须后水味儿。
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黑瞎子常将自己打理好后再来叫解雨臣起床,有时是一个带着薄荷味的早安吻,又或者是用刚拍完须后水的下巴轻轻在他额头上磨蹭。
好久没有这么安心过了,解雨臣心想。
可闻着这种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他却更加难受了,委屈和狂躁感狂涌上心头,他频繁地用脑袋蹭着黑瞎子的脖颈。
黑瞎子紧了紧搂着人的胳膊,用下巴安抚性的擦过解雨臣的发顶。“难受吗?就快到了。”

解雨臣定的酒店离楼外楼不是很远,走路只需十多分钟,黑瞎子抱着人,却像走过了漫长的一生。
他在这十多分钟里,只想明白了一件事:他还爱着解雨臣。
十多年的陪伴,危难时的舍命相护,这一年里自己的变化,让黑瞎子认清了自己的心。
不得不说,习惯真的很可怕,他已经习惯了有解雨臣赖床的早晨;习惯了他时不时的小脾气;习惯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西柚味儿;习惯了有他在身边时的一切。
他爱他。
不是爱过,而是forever。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