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黑花】体面-7

情人节
黑瞎子一人在街上闲逛,入目是满街的粉嫩颜色,还有各种小情侣秀着恩爱。
“小哥哥,给自家小姐姐买朵花吧。”一个年轻女孩拉住了黑瞎子的衣袖。
“嗯?”听到自家小姐姐,黑瞎子脑子里马上蹦出了解雨臣的笑颜。他撇撇嘴,准备开溜。
小姑娘却好像没有看出黑瞎子笑中的无奈,而是被它所俘虏,“小哥哥你别走啊,我把这些花都送给你,好不好?”她将黑瞎子的袖子攥地更紧了些,还摇了摇。
黑瞎子的额头上满是黑线,想甩开,却又怕用力过大吓着人家。
谁都没注意到,有个人曾短暂驻足,又快步离开。
解雨臣。
一切离合相聚都是命中注定。
最后,黑瞎子抱着一大捧玫瑰,落荒而逃。

后海北沿,黑瞎子把花丢进了自家胡同口的垃圾桶,他闻了闻自己身上,一股浓郁的花香。
解雨臣不喜欢玫瑰,嫌它味儿重,太过招摇。
黑瞎子把浸染了香味的外套也一起扔了进去。
回家洗澡睡觉。
这一切都被站在远处的解雨臣看在眼里。
晚上,黑瞎子一个人躺在西厢房暖阁的炕上,回想他们的过去,还有自己离开的原因。
为什么要和解雨臣分开?
不爱了?不存在,自己从小带出来的孩子,没了爱情还剩着亲情,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自己对解雨臣的感情从来都摆在明面上,几斤几两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也不知道离开是了为什么,或许是想看看解雨臣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又或许是对解雨臣那段时间心不在焉的一种提醒。
他以为解雨臣会挽留一下,哪怕问一句也好,所以才告诉他自己走了,要他照顾好自己。
可那毕竟是解雨臣,九门的解当家。
那些感情,他敢给,就敢收回。
黑瞎子不愿再想。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