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恺楚】归客

  大纲版,随缘细化。
  民宿老板恺X淡季旅客楚

  发小夏弥病重,表示自己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没有去过,口述了一大堆的地名希望楚锅锅能代她去仔细看看,给寄张明信片回来就行。
  楚子航答应了,请了长长的年假提个小包当晚就飞了西藏,在林芝的一个小邮局寄出了第一张明信片,再一路向东走过许多地方,安徽宏村是最后一站。
  然而万能的楚子航却在四通八达的牛肠村道间迷路了,最后只能打了民宿老板的电话请人来接。
  当一头金发的老板操着一口河南口音的普通话脚下蹬了辆小电驴跟他打招呼时,楚子航的内心是崩溃的。
 
  一番交流后楚子航摸清了恺撒的底,意大利人,来过宏村一次后就爱上了,高价买了这儿一栋民房住了下来,一个人住太无聊了就改开了民宿,现在淡季只一个志愿者在帮忙打理,过两天也得收拾东西回去上班。简言之:家里有矿。
  到了地方后,楚子航跟志愿者路明非打了个招呼后就进了房里待着,直到太阳快下山时才出来。
  恺撒正坐在院里的秋千上逗猫,一只大的正匐在他膝头睡着,还有只小的趴在他颈边将跳未跳,人的手正做了个平台,时刻准备着迎候主子的降落。
  关门声惊动了恺撒,他将小猫从身上拿下来轻轻放在地上,起身送楚子航出门。“现在出去吗?出门直走再左拐就是村中心,南湖边上有家卖桂花糕的可以吃吃看。很好吃的。”男人笑道。
  楚子航谢过人,转身走了。
 
  白墙黑瓦,夕阳斜照,但是楚子航的心情并不美丽,几分钟前,他接到夏弥哥哥芬里厄的电话,夏弥过世了。
  明明只剩最后一张了啊,楚子航心想。
  他买了桂花糕,慢慢走回了恺撒的民宿。

  “回来了啊。”男人坐在吧台后跟人打招呼,楚子航走过去,把桂花糕放在他面前就回了房间。一会儿又出来,问恺撒,“你这里可以寄明信片吗?”
  “当然可以,如果你需要的话。明信片在外面架子上,自己挑吧。”
  楚子航拿了一张,回到桌前,飞快的写上了几个字。然后笔尖在纸片左上角顿住了。
  “邮政编码245000。”恺撒说道。
  “谢谢。”
  “地址黑多县宏村。”
  “黑多?”楚子航问。
  “就是黟县啦,很多人不会念这个字的。”恺撒解释道。
  “嗯。”楚子航搁下笔抬头,正好对上恺撒的那双冰蓝色眼睛,视线再往上走,便是店里额外提供的酒水单。
  “给我调杯深水炸弹吧,谢谢。”楚子航道。
“乐意之至。”男人从酒架上拎出一瓶洋酒,用力扳开木塞,往两个玻璃杯里各注一半,倒进小半杯雪碧和一点颜色可疑的果汁,搅拌一下,又从冰箱里摸出个青柠,切了几片扔进酒里,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您的深水炸弹。”恺撒将两杯酒端来,又回身把楚子航买的桂花糕提来。二人就着糕点下酒,一时间没人说话。
 
  “再来一杯。”楚子航仰起头,不想让泪水划出眼眶。
  “不行哦,你看起来很难过,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恺撒问道。“你的明信片是寄给一个女孩子的,她怎么了吗?”
  楚子航摇摇头,又点点头,之前被压抑的感情再也遮不住了,他现在站在崩溃和理智的边缘,有一滴泪珠划过他的脸颊,却在落地之前被恺撒的手指截胡了。
  恺撒被他之前的的孩子举动给逗乐了,戏谑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楚子航抓住领口扯到面前一下子吻住了。
  桂花味儿的!恺撒心想。

  恺撒坏心眼的一下一下用力顶在那要命的点上,楚子航却咬紧了下唇怎么也不肯出声,被顶怕了的他想爬出人的臂弯却被一把拉回来。人的下巴抵上了他的颈窝,从背后紧紧搂着他,下身在前列腺上慢慢磨,随后突然拔出再进入,顶的楚子航松了牙关哼出了声。恺撒像是找着了乐子一样次次都是如此,他想听见他的声音,只属于他的声音。
 
  第二天,恺撒醒的还算早,但楚子航比他更早,他把钥匙留在吧台,压在明信片上就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
  就像他从没来过一样。

  三个月后。
  楚子航推开小巷尽头的红木门,手里提了盒桂花糕。木门的吱呀声惊动了正在秋千上逗猫的恺撒。空气,水分,微风,阳光,一切都是正好。
  “老板你好,我是新分配来的志愿者楚子航。”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