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黑花】体面-10(完结撒花)

杭州西子湖四季酒店
解雨臣被放在床上脱了外套和鞋子盖上被子后安静的躺着,似乎是睡着了。
黑瞎子收拾好残局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又转回来,俯下身子,在解雨臣额头上轻烙下一吻。
“晚安,宝贝儿。不过我得走了,不然你醒来看见我会难过的。”黑瞎子低吟。
可当他起身的那一瞬间,解雨臣伸出胳膊紧紧抱住人了脖子。
“别走。”解雨臣轻声说。
“解当家,你喝醉了,请放开我。”黑瞎子铁下心开口,想挣开这个拥抱。他本想着这会是最后一次和解雨臣亲密接触,从此之后再也不见后会无期,这样两人都不会尴尬,也省的糟心。
解雨臣愣了一下,手臂又收紧了些,额头埋进黑瞎子的颈窝,闷声道:“解当家是醉了,解雨臣可还醒着呢……别动,让我抱会儿,动哪咬哪。”
解雨臣身上浓浓的西柚味儿熏地黑瞎子心神荡漾,他一把将解雨臣按倒在床上,却又温柔地吻上了他的唇。
先是用舌尖描摹着唇形,再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口腔,一一扫过贝齿,与解雨臣的舌头纠缠不清,争斗不休。
“嗯!艹,小崽子你还真咬啊。”
解雨臣咬了黑瞎子舌头一口后却不再挣扎,认凭黑瞎子侵城略地。吻着吻着,黑瞎子尝到了一丝咸味儿,同时,解雨臣紧搂着他脖颈的胳膊微微颤抖——他在哭。
黑瞎子奋力想撑起来,解雨臣歪过脸对着他大臂又是一口。
这一口,把黑瞎子咬醒了。

“对不起。”
“你怎么才回来……”解雨臣把下巴撑起来点,抵在黑瞎子大臂上问,声音里带着三分难过和七分的委屈。
黑瞎子一下子把人给搂进怀里,劲儿大的似乎要将解雨臣揉入骨血,他吻去爱人颊边的泪水,在他耳畔轻声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我回来了,再不会离开。
最值得庆幸的不过是他们还能回到昨天。
我爱着你,又怎么可能离开的利落干脆?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