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黑花】体面-8

第一年
解雨臣有意躲着黑瞎子,有他的饭局一律推了,有他的喇嘛绝不掺和,不然多尴尬;可私底下对黑瞎子的关注,一点不少。
黑瞎子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没一点难过的样子,这让解雨臣更加的气愤,坚定了不去找黑瞎子的决心。
但总有人,是解雨臣无法拒绝的。
例如,吴邪。
杭州 西湖边上楼外楼
“嫩牛五方”的酒会,解雨臣踩着点推开了包间门。
他径直走向吴邪,把张起灵从位置上挤开,坐了下去。
“花儿爷,你这可不厚道啊,咋专门欺负咱们小哥老实人。”王胖子贫嘴道。
解雨臣笑笑,不说话,在桌下的手暧昧地摸了把吴邪的大腿,把吴邪吓的一激灵。
张起灵面无表情,盯着坐他另一边的黑瞎子。这俩货最近怎么了他门儿清,就等着看黑瞎子怎么收拾。
那边,解雨臣还在调戏吴邪,刚哄好就又骚一波,让吴邪频频向张起灵投来求助的目光。
张起灵选择无视,跟黑瞎子继续拼酒。
两边人都不怎么说话,只顾喝酒,王胖子感觉不对,一看就知道有事但自己又不好掺和,早早找理由遁了。
解雨臣饭没吃几口,已经五杯纯黑方进了肚子,现在开始晕乎乎的了,他一边胳膊搭着吴邪,另一边搭着张起灵,把他们俩脑袋往中间凑,然后把自己下巴搁在中间,说着胡话,说着说着,脑袋一歪,睡着了。
张起灵先把解雨臣搂着吴邪的胳膊松了,再把自己这边渡到黑瞎子脖子上,揽着吴邪溜了。
黑瞎子看着那两人的背影,心里默默骂了句娘。
再看自己身上这货,漂亮眼睛下两块深深的黑眼圈,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皮肤惨白,在昏黄的灯光下脆弱地不真实。
他轻拍解雨臣的巴掌脸,没点动静。
你永远也感动不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像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黑瞎子记得,解雨臣的极限是八杯纯黑方,五杯对他来说问题不大。
小崽子想睡就睡吧。
他弯下腰,抄起解雨臣的膝盖,抱起人走了。
手上的分量轻的让黑瞎子一惊。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