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黑花】体面-5

第二十天
对黑瞎子二十天的不闻不问,让解雨臣的内心高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或许,在旁人眼中,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解当家;可在老管家眼里,解雨臣近期清减了不少,看他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浑浑噩噩的,喊他也常听不见。
“当家的?当家的?”老人家还是不放心,有段时间没看到黑爷了,总归怕自己家当家受委屈。
“嗯?”解雨臣正盯着他和黑瞎子的合照发懵。“李叔,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看您最近老是魂不守舍的,又没看到黑爷,您跟他?”老管家看着解雨臣长大,有些话没必要说的太明白。
“我们之间……出了点小问题,不碍事,劳您费心了。”解雨臣摇摇头,示意自己累了,不愿多提。
老管家离开了,顺手把灯关上,替人带上门。
是夜
解雨臣只穿了件单衣坐在卧室的落地窗前。
月华如水,轻撒在他身上。
黑瞎子走了,说不难过,那是假的。可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难过呢?是,他们在一起很长时间,可那又怎样,感情太难琢磨了,有时候连解雨臣自己都弄不明白,他是不是真的爱黑瞎子,还是说,只是习惯了有一个人在他身边,默默地陪伴着自己。
他也曾向往过,黑瞎子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打不散骂不走,所以把自己那仅剩的一点孩子脾气在黑瞎子身上泼洒地淋漓尽致。黑瞎子倒也乐的纵着他,把他往天上惯。
只是,转眼,物是人非。
他左胸口隐隐作痛。
那天晚上,解雨臣一个人,在月色中哭的撕心裂肺。
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对黑瞎子的感情。
可这,似乎来的太晚了些。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