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黑花】体面-3

第七天
后海南沿  七月七日晴
舞台上,一个年轻姑娘抱着吉他,轻轻地唱着《蓝莲花》。
黑瞎子要了杯黑方,坐吧台上慢慢摇,一只手在桌上打着拍子。水蓝的灯光扫过他的侧脸,平添了一分寂寞。
“蓝莲花都开了,你还在等谁?”
穿一席黑色露背长裙的姑娘在黑瞎子边上坐下,嫩白的胳膊轻擦过他放在桌上的手。
黑瞎子抬头看了一眼,浓眉大眼,五官看着还算立体,就是鼻子假了点,右眼角下有颗泪痣。跟解雨臣一样,他心想。
“等你这个爱上别人的人。”黑瞎子轻笑。他揽住姑娘的细腰,带着人往外走。
拐过街角,黑瞎子跟姑娘逗弄着正黏腻,转眼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解雨臣。
他站在一帮圈里大拿中间,笑的温和却又疏离。
小崽子瘦了不少,黑瞎子心想。
“这位小姐,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黑瞎子淡淡道。
“可以啊。”姑娘心里可谓美滋滋。

黑瞎子把姑娘请下车,“你回去吧,我就不下去了。”
姑娘一脸的不高兴,用涂着暗红甲油的手指戳戳黑瞎子的胸口,“你不跟我上去吗?”
“不了,我还有事,下次找你。”黑瞎子轻拍姑娘的脸颊,在她眼角的泪痣上按了按。
“师傅,走吧。后海北沿儿~”

第七天
后海南沿 
解雨臣陪着一群油腻的中年男人喝完酒,笑容早就僵硬,却还是撑着。恍惚间看见一人,似是黑瞎子,怀里还揽了个姑娘。
解雨臣撇撇嘴,继续与男人们交涉,希望能把手中的筹码再加大些。
第八天
后海南沿
凌晨,解雨臣才谈完这单生意。
穿堂的冷风划过身侧,他心里莫名有些空落落的。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