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白-

我想每天都能梦见你。

【黑花】体面-1

第一天
北京西四环 解雨臣私宅
解雨臣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习惯性将自己蜷地更紧了些。
冷,刺骨的寒冷。
他想缩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可伸出手,却只触到床上冰冷的被单。
真的操蛋,解雨臣心想。
被这么一冻,他也没了睡意,起床刷牙洗脸。洗手台上只有一个牙杯,毛巾架上也只有一条洗脸毛巾,打开衣柜,里面清一色的西装和各色衬衫。
哪里都没有黑瞎子曾经住过的痕迹,却又处处昭示着他的存在。
解雨臣撇撇嘴,随便挑了件灰色衬衫,再套上件毛衣。
刚打开门,冷空气就一股脑儿的扑上来,他默默地把身上西服外套脱掉,换上件大衣。
北京,快下雪了吧。
第二天
后海北沿
黑瞎子在西厢房的炕头上醒来,习惯性往怀里一捞。
空荡荡的。
他还不太习惯没有解雨臣赖床的早晨,不习惯身上没有解雨臣如八爪鱼般的手脚。
这北京城近来降温了,黑瞎子心想。
这一天,他都是在床上睡过的。
浑浑噩噩。
第三天
解家老宅
床头柜上还摆着两人的合照,在鼓浪屿的沙滩,碧海蓝天之下,解雨臣抱了块冲浪板,黑瞎子搂着他,两人都笑的很开心。
解雨臣手机闹铃响了。
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在柜子上胡乱摸索着。
“咔嚓——”,相框掉在地上,玻璃渣撒了一地。
他愣了一会儿,在想那是什么东西碎了,随后按掉了闹铃。

解雨臣光脚站在卧室的地板上,弯下腰从玻璃渣里捡出那张照片。他找了本黑瞎子常看的外文书,将照片夹了进去。
“当家的,最近怎么没看到黑爷?”老管家将外套递给解雨臣,轻声问。
“他有点私事,最近不回来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吧,解雨臣心想。“您叫人把卧室打扫一下吧,有点东西碎了。”
“好嘞。”
老管家看着一地的玻璃渣和摔坏的相框,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清楚。

评论(1)

热度(32)